經過近5個小時的救援,3名消防官兵和民工先後被救起。在救援過程中,當消防官兵看到安陸消防中隊長盧亮被救起時雙手呈托舉姿勢,眼眶都濕潤了。當記者致電盧亮父母時,他們正在趕往醫院的路上,仍不知兒子已經犧牲。
  救援前線多是消防骨幹
  昨天上午10點25分,中隊長盧亮帶著3名官兵到達事故現場,他們採取措施救人。
  據目擊者陳先生回憶稱,當時他們聽說有人被埋進去,還以為是剛入伍的新兵,由於經驗不足而出現意外,沒有想到犧牲的都是消防老兵。
  中隊長盧亮2004年入伍,有著豐富的施救經驗,而萬京燕則是安陸中隊裝備技師,即使年僅20歲的孫雨豪也是服役兩年的“老兵”,他還是安陸消防中隊的副班長。另外一名消防戰士耿家存曾參加汶川地震救援工作,在土方坍塌時,他迅速成功撤離。
  孝感消防支隊支隊長賀慶表示,他們在施救過程中,通常讓沒有任何經驗的新兵擔任巡視、警戒和搜索任務,會組織富有施救經驗的老兵組成“攻堅組”,負責深入救援一線展開工作。據他介紹,儘管當時採取分組挖掘替換的方式,但中隊長盧亮一刻也沒有離開救援一線,直到被坍塌的土方埋壓。
  盧亮被救時雙手呈托舉姿勢
  賀慶告訴記者,這些消防官兵平時經驗豐富,他們完全有能力將民工卓師傅救起的,誰也沒料到會發生意外。這一意外讓周圍關註救援進展的工友們深感痛惜:本來快救上來了,大家都鬆了一口氣了,哪知道悲劇發生了……
  記者在現場看到,發生意外的地點堆著幾處土石,旁邊還有一條深溝,經過挖掘機挖掘,現場留下非常深的大坑,約有6米多深。近來,安陸多雨水天氣,工地的土壤多潮濕,坍塌後容易板結,這給施救增添很大難度。
  後來趕來施救的陳先生說,當時他們先將土方推開,形成較大的作業面,經過近5個小時的深挖,他們才看到一條胳膊,順利將萬京燕救出。而緊挨著萬京燕,他們看到一隻手套,經過緊張挖掘,他們看到一條胳膊,胳膊上有塊紅袖章,他是中隊長盧亮:但他被挖出來時,雙腿微微彎曲,雙手用力地向前伸展著,呈托舉姿勢。
  “根據現場狀態,我們可以判斷,當時盧亮肯定是很想把萬京燕托舉出來。”賀慶說,土方崩塌太快,以至於3名消防官兵還未作出多少反應,就被呼嘯而下的泥沙埋在了6米多深的坑中。
  湖北消防總隊一警官表示,從現場情況來看,施救難度非常大,這些泥土沾粘性強,用手根本就挖不動,只能使用大型挖掘設備,“被埋壓5個小時,基本上沒有生還的希望,但我們還是‘不放棄’,他們是為輓救群眾的生命而犧牲,我們必須盡全力營救。”
  父母匆匆趕來不知兒已犧牲
  盧亮是孝昌縣小悟鄉橋灣村人,記者聯繫上盧亮老家村莊的村長盧國舟。他告訴記者,事發後,孝感消防支隊給他打來電話,委托他通知盧亮的家屬。他得知消息後第一時間通知了盧亮的父母。據他介紹,盧亮父母都在外地打工,妻子在孝昌縣城帶孩子,老家沒有人居住,親戚也多在外地打工。
  昨晚8點左右,記者撥通了盧亮父親盧登峰的電話。他高度緊張,思維都已不清晰。他和妻子正在趕往醫院的路上,盧登峰不知道怎麼去醫院,想讓記者幫忙帶他去。他已經知道兒子“出事”了,但並不知道盧亮已經犧牲。“你知不知道,我兒子怎麼樣了,他現在還好吧,有沒有大礙?”他不停地向記者追問,記者心中不忍,安慰兩句掛掉電話結束採訪。
  “我和盧亮沒有多少交往,我之前一直在外務工。”盧國舟說,在他的印象里,盧亮是個“好小伙”。
  記者來到安陸消防中隊,3名消防官兵的戰友們,正在為他們準備衣服,一名年輕的消防戰士蹲坐在地上,神情悲戚若有所思。盧亮、萬京燕、孫雨豪在犧牲時,身穿的迷彩服上都是泥巴,戰友們為他們準備了幾件乾凈的正裝,讓他們能夠帥氣地離開。
  文/見習記者歐陽崧 記者何曉剛
  圖/鄂消宣  (原標題:中隊長盧亮被救起時雙手呈托舉姿勢)
創作者介紹

story

xl84xlx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